文章正文

驻港队伍原副司令员:驻港队伍初心不改守卫香江


  原题目:驻港队伍20年 初心不改守卫香江

  1997年7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队伍陆海空三军官兵,从陆地、空中和海上越过深圳河,进驻香港,推行防务。二十载风雨铸忠诚,军旗耀香江。驻香港队伍以威武、文明的优秀形象,为香港的繁荣稳固做出了努力孝敬,向祖国和人民交出了一份优异答卷。

  适逢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人民网独家专访驻香港队伍原副司令员王郡里将军,让我们通过将军的深情讲述,配合回望驻港队伍20年来与特区政府和香港人民配合履历的难忘片断。

王郡里少将接受人民网专访。邱越摄王郡里少将接受人民网专访。邱越摄

  责任如山血肉相连

  记者:王将军您好!首先请您谈一谈您在驻港时代的履历,时代遇到哪些难题?您是怎么战胜的?

  王郡里: 2008年头,我正在湖南抗冰救灾前线组织队伍买通京广线、抢修电网,突然接到下令,三天后我便到了香港,一直到2011年头脱离香港。接到下令后,一方面感应突然,同时也感受到了上级党委的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使命感。驻香港队伍是一支新型的队伍,也是一支特殊的队伍,作为武士,能到香港驻军事情最主要的感受就是使命意识的强化和提升。驻港队伍的体例人数并不多,可是它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中唯一的一支陆海空三军团结编成的队伍,是代表国家的精锐队伍。在香港推行职责,一举一动都代表了国家、服务于国家,孝敬于国家。其时我是带着很是强烈的使命感,同时也带着一种去学习、去事情、去孝敬的精神状态去了香港。

  在香港事情的三年,是我军旅生涯中很是特殊的一段时间。你问我遇到了什么难题,我以为应该说是经受了哪些磨练,以及在磨练中获得了什么。

  我是上过战场的人,战场上磨练是生死磨练,而在宁静时期,军队也面临着种种磨练,好比刚刚提到的抗冰救灾就是一种磨练,而到了香港,面临的是一种新的磨练。香港驻军是我军第一支在资源主义制度下的驻军,这在共和国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它的特殊使命、特殊孝敬主要体现为在“一国两制”政治制度下推行军事防务使命,以是第一个磨练,就是能否顺应资源主义制度的驻军情况,这对一支队伍、对于一位指挥员、以致对于每一个官兵,都很是主要。

  第二个磨练,你在香港代表的不是简朴的一小我私家、一个军官、或是一支队伍,你所代表的就是国家主权。驻军是国家主权在香港象征性体现的最主要方面,这意味着驻港队伍在香港责任重于泰山,由于代表着国家的主权。

  第三个磨练,驻军是驻在香港社会中心的,面临着一种全新的军政军民关系,与我们在内地所熟悉的、我军传统的军政军民关系有很大差别。在香港,驻军面临的是一个资源主义制度下高度法制化的社会,面临的是众多的爱国爱港人士和那些对我们很是生疏又略带敬畏感的香港市民。这种新型的军政军民关系对我军的治理、对驻军怎样推行使命都是一种磨练。

  应该讲,20年来,在一代一代驻军官兵的起劲下,驻港队伍给祖国和人民交上了一份及格的答卷。

  记者:您怎么明白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队伍对于香港的作用,它怎样服务香港?怎样服务香港社会和人民?

  王郡里:驻香港队伍在香港是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殊行政区基本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殊行政区驻军法》来推行自己使命的。《驻军法》中关于香港驻军的职责有四个方面:

  第一,预防和反抗侵略,守卫香港特殊行政区的宁静;第二,担负防卫勤务;第三,治理军事设施;第四,承办有关涉外军事事宜。此外,在须要时,凭据中央军委的下令,协助特区政府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难。这些职责就是香港驻军的主要职责,香港驻军在这20年来就是围绕着这六个方面服务于香港社会的。

  我曾使用休息时间观光过香港的海防博物馆,这个海防博物馆虽然不大,可是反映了从明代以来差不多六百年香港的海防史,现实上也是香港的主权史,包罗清政府将其割让给英国、香港脱离祖国各人庭的历史,也包罗二次天下大战被日本占领的历史,以及最后终于回归祖国的怀抱,在回归后的部门博物馆给香港驻军专门开发了一个单元。这段历史很真实,也勾起了我心中强烈的沧桑感和历史感,驻港队伍在香港驻军,它所有的孝敬和服务首先体现出的就是它代表着国家主权。

  驻港队伍除了代表国家主权,依法维护香港宁静以外,还努力到场多种社会公益性运动,服务于香港社会,孝敬于香港民众。尤其值得一说的是,驻港队伍是香港当地最大的献血群体。香港没有义务献血法,献血完全凭小我私家意愿,没有大的群体,而驻港队伍是香港义务献血群体的主体,险些每一位驻港队伍的官兵都有过义务献血的履历。

  我曾组织过献血运动,其时有一个仪式,是在驻军医院举行的,主要由香港“红十字会”先容来自各个领域差别部门前来献血的代表,先容其他单元、部门时,各人多是礼貌性拍手,当念到驻港队伍时,全体起立,长时间热烈拍手。这个情景让我很是感动。为什么偏偏将这么多掌声送给驻港队伍?由于香港人知道,香港医院血库里的血主要来自驻港队伍。我们讲军政军民关系,有一种形容叫“鱼水关系”,另有一种形容叫“血肉相连”。将驻港队伍在香港的军政军民关系称为“血肉相连”是完全贴切的。驻港队伍的官兵们在港服役短则一年,长则三年,便要脱离香港,脱离时他们不带走任何工具,但却将自己的青春鲜血留给了香港同胞,这恰恰印证了中央政府和中国军队对香港同胞的无限深情。

  积健为雄智珠在握

  记者:除了到场公益运动,和当地老黎民增添联系之外,驻港队伍还开展了一些开放日运动,让更多的老黎民相识驻港队伍,这中心有没有什么故事可以和各人分享?

  王郡里:驻港队伍一样平常将每年的“五一”作为军营开放日,近年又增添了“七一”作为开放日。在开放日里,军营大门向香港市民敞开,通过派票的方式,免费约请香港市民到军营中来渡过一天,包罗观光装备、观光营区,相识驻军生涯,和驻军官兵座谈、寓目驻军文艺演出等。

  每次开放日前夕,驻军都市通过电视等多种媒体向全社会提前通告,然后在几个驻军点举行派票。曾经有一位80多岁的老人,为了能拿到票,他在派票日前一晚就在派票点门口等着,甚至在门口支了一个床,一直等到第二天早晨最先派票。第二天一早我到派票点后,他排在第一位,相识到这个情形,我很感动。按划定一小我私家最多可以领4张票,老人家说要领4张票,给孙子和家里其他人。为了表达我的感动,也谢谢老人家对我们驻军的信托,我指示卖力派票的军官给了他10张票,老人家又兴奋又感动。类似这样的事险些每年都有。

  举行军营开放运动是驻港队伍的传统,近年来,内容获得进一步富厚,已往一样平常只开放三个军营,现在扩大到开放四个军营,昂船洲、枪会山、石岗、新围等军营向香港宽大市民开放,深受香港市民接待。每次开放运动接待市民总量可达2-3万人,除了展示驻港队伍亲民的一面,更主要的是要展示我们是一支威武之师,展示我们的防卫能力和作战能力,所收到的效果是比力好的。

  除了军营开放日运动,驻港队伍还会组织军事夏令营,工具主要是香港中学生。在暑假时代,约请部门中学生到军营中过20天左右的军队生涯,举行学习和训练,增进对驻军的相识。此外近年驻军新举行了约请大学生到场军营体验,为期10天左右。

  记者:看来老黎民特殊想更多地相识驻港队伍和可爱的战士。据相识,驻港队伍还自动走进香港社会,好比走进大学举行交流,影响也很大。您在港时代有没有带队去过大学,跟大学生的交流又是怎样的?

  王郡里:2010年,我曾领导80名驻军男女官兵走进香港大学。这在我军旅生涯中也是一件比力有意义的事,直到今天,在香港社会这件事还经常被人们所提起和谈论。

  记者:这是不是首次?

  王郡里:这在香港大学历史上是首次。恰恰2010年,也是香港大学建校100周年,80名官兵走进港大是驻港队伍第一次走进香港大学的校园,也是在港大百年历史上首次有成建制的武士走进香港大学,这在英占时期和日占时期都是没有的。我们走进香港大学意在联谊,想通过进入香港大学,和香港大学的师生增强联系,使他们相识驻港队伍,也更深地相识“一国两制”和香港《驻军法》。

  香港大学在学术孝敬和开放水平上,全球排名都很是靠前,在亚洲恒久保持在前几位。昔时选择走进香港大学也是重复思量后的决议,同时我们在驻军中经心挑选了80名整体素质较好的官兵,虽然只有80人,但可谓人才济济。

  记者:当天在香港大学做了些什么事情?

  王郡里:到香港大学以后,我首先代表香港驻军拜会了国学大师饶宗颐老先生,人们曾将饶老先生与季羡林先生并称为“南饶北季”。余秋雨先生曾说,“香港有饶宗颐,就不能说香港是文化沙漠”。可见饶宗颐老先生在国学上的职位。我代表驻港队伍造访饶老先生,一是表现我们对文化的尊重,同时也显示我们驻军的素质条理,毛主席讲过:“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

  其时饶老先生已是90多岁高龄,一样平常不见人,但在得知是驻港队伍想前往造访时,他一口允许了。当天,与饶老先生晤面的时间从约定的20分钟延伸到了40多分钟,他还兴致勃勃地写了两幅字送给驻香港队伍,划分是“积健为雄”和“智珠在握”,意在表现驻香港队伍既是威武之师,照旧文明之师。

  我也代表驻香港队伍送给饶老一个“鼎”的模子作为礼物,饶老很是兴奋,说在香港只有驻香港队伍才气送这个礼物,由于“鼎”,就是定,就是主权,就是一个国家气力的象征。厥后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美国之音提问说“香港大学历史上从来没有军队进入,你们为什么思量香港大学?”我就拿饶宗颐老先生的话回覆他,我告诉他,饶宗颐老先生说,在香港只有驻香港队伍才气将“鼎”作为礼物送给他,由于“鼎”代表着主权,在中国这也代表了权力;而这个权力是中央赋予的,是《基本法》和《驻军法》赋予的,是中国主权在香港的象征。以是,驻港队伍可以去香港的任何地方,香港大学可以进,其他大学我们也可以进,今天只是最先,以后还要继续。

  我们还造访了恒久照顾香港大学莘莘学子的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虽然她不识字,但香港大学授予了她博士后。她小我私家并没有建设家庭,从年轻到暮年一直像母亲一样,将所有的心血投注在一代一代香港学生身上。她的一生履历了香港的沧桑巨变、起升沉伏,但从未有过一支军队去探望过她,以是驻港队伍的到来让她很是感动。

  此外,我们还和香港大学的学生举行了联欢,打了一场篮球,还举行了种种才艺展示,其中许多环节都收到了在场师生发自心田的掌声。这种掌声是献给驻港队伍的,包罗着他们对中国人民解放军文化能力的赞叹。

  那天,我还和香港大学11个分院的院长座谈,并代表驻港队伍送给香港大学一个056轻型护卫舰的模子。056型护卫舰昔时作为一个新的舰种,率先装备了驻香港队伍。我把军舰的模子交给时任香港大学校长徐立之教授后,他带我们观光了港大的展品橱窗。内里陈列着陈水扁送给香港大学的礼物,是一朵荷花上面一个螃蟹,取意是“协调”。我当着11个分院院长的面向徐立之校长建议,把驻港队伍的军舰和这个“协调”摆在一个橱窗里,军舰在上,“协调”在下,寄义就是若是不搞“台独”,认可一其中国就是协调,否则我们也绝不答应放弃武力。其时各人都笑了,徐校长说就这么办。

  徐立之校长和11位分院院长都表现希望这种交流运动能够恒久坚持下去,好让香港的学生们更多地相识我们军队,并通过军队相识我们的国家,相识我们的民族精神,由于我们这支军队就是民族精神最集中的体现。通过交流,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了香港青年学生、香港市民、以及香港知识分子对驻港队伍的高度认同,这种认同是从第一代驻港武士最先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体现了香港社会对他们从敬畏到熟悉,最后到亲和的转变。

  总之,到香港大学的运动很乐成,也获得了中央和军委的一定。我们想这种形式以后应该继续下去,同时我们也要为这些运动做好准备,以能够更充实的展现驻军的素质,通过一件件详细事情,把争取人心的目的落到实处。

  敢打必胜本事过硬

  记者:讨教一个比力专业的问题,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的就是要牢靠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基础的尺度。那么在香港有限的空间内,在这样的宁静时期,队伍怎样保证正常的训练和战斗力的提升?

  王郡里:香港特区所拥有的海域、空域和陆域面积是有限的,可是驻香港队伍在香港的训练条件照旧相当充实的,有一个青山训练场,这个训练场的总体面积和空间是足够的。以是在内地能够完成的训练使命,在香港基本能够完成,具有把队伍训练好的条件。此外,驻香港队伍是一支三军合成的队伍,它自己就是一支精兵,是精锐队伍。它的兵源和干部都是高素质的,这是驻港队伍先天的优势,我们只是在更好的生长和扩充这个优势,让它更好地施展出来。第三,驻香港队伍始终获得了国家和军队的全力支持,有着强盛的后援,它的训练保障和训练条件都比力优越。驻香港队伍进驻香港20年,这20年间从未消耗过特区政府一分钱,所有用度都是中央支持的。这与已往英军是完全纷歧样的。英军在驻香港最后的10年里,消耗香港纳税人170亿港元。就从这点来讲,我们驻港队伍,是“一国两制”下的军队,是祖国人民的军队,也是香港人民的军队。第四,驻香港队伍的训练比力严酷,实验先训后补。也就是在港外完成训练,然后进港执行使命使命。以是每一个进港的战士现实上都已经训练成熟,可以自力执行使命,驻港队伍的训练体制也比力先进,这是许多其他队伍到现在还没有的。驻港队伍的干部和战士都要经由严酷筛选,国家就是要把一支精锐之师放在香港,一方面临敌对势力举行震慑,另一方面在对香港推行职责作出孝敬的同时,还要对香港同胞展现我们武士的亲和与友好。

  记者:驻港队伍每年有许多例行的军演,这些军演和内地军队的军演尺度、难度是否存在差异?您以为军演对驻港队伍、对香港市民、以及香港社会有什么样的意义?

  王郡里:这些军演和内地队伍的军演基本是一样的,所动用的装备、规模的巨细、以及演练的内容基本一样,但强度和难度受香港有限空间的限制稍有差别,以是,驻港队伍有一些特殊高难度的训练要在港外举行。这种训练和演习对驻港队伍来讲是须要的,通过演习可以保持队伍的战斗力,若是能够把这种演习比力多地展现给香港社会,我信赖对爱国爱港的气力、对宽大的香港市民都是一种鼓舞,是一种信心的增强。同时,对敌对势力、倾覆势力,对想把香港社会置于杂乱状态的人,也是一种强盛的震慑。下一步可以思量把训练园地进一步完善,然后在向香港民众开放方面再做一些事情。民众开放方面纷歧定要到现场,可以通过媒体转播。已往我们已有所构想,现在看怎么落实。

  我在港时代还组织驻香港队伍的一些官兵到场了香港的“乐施毅”运动,这是一个面向全民的健身运动,也是一个带角逐性子的社会公益运动,强度很高,一百公里越野,要穿越香港十一座大山,昼夜举行,其中另有一些外国专业队到场。昔时英军到场的时间往往都是前三名,实力很强,创下的记载从未被打破。英国人退出以后,香港延续了这项运动,从2009年最先,驻港队伍一连三年到场该运动,并连任冠军,不仅打破了此项运动无华人获奖的历史,更缔造了至今无人打破的纪录。

  记者:说明驻港队伍平时的训练强度很大。

  王郡里:就在几天前,中央军委习主席签署下令,授予驻香港队伍某旅特种作战一连“香港驻军模范特战连”声誉称呼。有人问我,特战连是什么?实在就是特种兵,是具备在地面、空中、海上多种情况下作战,综互助战能力很强的一支分队,是“精兵中的精兵”,“钢刀上的刀尖”。在这样的队伍中事情、实践对一小我私家的磨炼是很大的,对一小我私家综合素质的提升也是很大的,这也切合香港社会对驻港队伍的高尺度高要求。

  记者:奥运安保,是您到驻港队伍的第一件大事。您能不能详细讲讲驻港队伍其时是怎么做的,收到了怎样的社会效果和社会影响?

  王郡里:我是驻港队伍奥运安保事情的指挥长。其时香港是马术角逐的一个赛场,整个安保事情主要就是要与香港纪律队伍配合,同时与港外的陆海空军武装气力相协调,保证香港所有园地的宁静,不受恐怖袭击威胁。其时我们做了很是详细的方案,与有关方面举行了多次对接,还搞过演习、建设了指挥所,举行了专业的训练和演练,可以说对整个情形很是掌握。我们已经对种种可能发生的情形做好了充实的准备,一旦有意外发生驻军就能迅速地解决。

  在没有战争的情形下怎样保证香港的宁静,这对驻香港队伍也是一种磨炼。在整个奥运时代,香港社会是很是稳固的。对此,特区政府很是满足,香港宽大市民也给予了高度评价。

  两地深情根深叶茂

  记者:您脱离香港好几年了,是否和香港队伍另有联系?您有没有特殊深的香港情结让您忘不掉?有没有再回去看看?

  王郡里:脱离香港以后,厥后到军区分管香港偏向的事情,现在和港内的驻军也一直有联系,在香港事情的三年时间里,熟悉了许多香港朋侪和爱国爱港的着名人士,他们都很珍惜我们来往的那一段履历,许多人至今都还保持着很是好的朋侪关系,我们经常在一块交流,通过他们我能够相识许多香港一线的现实情形,以是我对香港可以说一直是相识的。

  说到香港情结,我对这片土地简直有一种深深的情感,虽然三年在一生中不算长,可是在我的人生履历中很是名贵。尤其在2008年刚进港时,看到香港同胞为汶川地震受灾群众慷慨解囊、伸出援手,又看到奥运火炬从香港率先进入祖国时,香港人民迎接奥运火炬的场景,这些画面至今我念念不忘,很是令人感动,那是一种发自心田的自满、自豪和对国家的情感。

  今天在香港虽然另有这样或那样的一些问题,泛起了这样或那样的一些杂音,但香港社会的主流、香港的民心、香港的民意是向着祖国的,这是任何人都撼动不了的。

  讲到这儿,我想起了天下人大常委会委员范徐丽泰女士,其时是香港立法会主席,她讲过一句话我印象很深。她说:“一国两制就犹如一棵参天大树,在香港已经根深叶茂”。她讲得很是准确,这棵树已经深深根植于“一国两制”的土壤上,只会越来越茁壮、越来越乐成,泛起一些枝枝丫丫的事,一些病虫害,都市被解决的,“一国两制”的乐成是不容置疑的。

  记者:在香港回归祖国20年之际,您最想对香港说什么,最想对驻港队伍说什么?

  王郡里:20年是一个不短的时间,我在驻香港队伍事情过3年,我深深热爱这片土地,我也为自己在驻港队伍时代,能够对香港社会的宁静保障等事情有所孝敬而深感自豪。

  在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这样伟大的日子里,我想对香港说的是,第一要恒久坚持“一国两制”,同时在“一国两制”推进中心要保持初心稳定样,不能遗忘“一国两制”在香港这片土地上实验,是伟大的事业,一定要有一个艰难曲折的历程,可是它的乐成是不容置疑的。第二,要举行准确的定位。香港在未来的生长中要看到国家和天下的局势,尤其在“一带一起”的推进下,在全天下许多国家努力响应的情形下,香港能否准确找到自己的位置,施展不行替换的作用,这确实是摆在香港眼前很大的问题。第三,要把香港现在的民生问题、教育问题和“一带一起”很好地联合起来。第四,准备曲折。香港回归20年以来,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履历了风风雨雨、起升沉伏,也发生了一些我们不愿看到的事情。在以后的生长中,我从一个武士的角度来看,香港的孝敬首先就是宁静孝敬,就是香港要稳固、社会要稳固、政治要稳固,只有香港社会和政治稳固了,人心才气稳固,它才气够赢得经济的繁荣和生长。第五,一定要干实事,干那些老黎民盼愿的、需要的实事,好比民生问题、教育问题,以及香港的稳固和宁静问题。对那些宣扬香港自力的人和事不能给他们市场,不能任其生长,不能让他们以为在香港“一国两制”的条件下可以不受任何约束。要用人心的气力,用社会的气力阻止他们伸张,不能让他们毒化香港社会生态。

  总的来讲,我们对香港明天的繁荣稳固,对“一国两制”伟大实践的生长前进要充满信心,它的乐成、它的胜利是不容置疑的,是不行撼动的,一定能够到达我们预期的目的。

  从我小我私家的角度,对驻港队伍另有几句话。第一,驻军的事业是由一代一代人去完成的,香港驻军要继续传统,要继续一代一代驻港武士所支付的心血和积累。第二,一定要创新作为。在当前形势下,在香港未来的生长和斗争中,驻军应该有所作为、有更大的作为。这个更大作为在很大水平上是创新性的,要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这就需要学习。香港社会是一个学习的社会,驻军在香港,要想创新生长,学习是第一位的。第三,未来要更好地服务于香港和孝敬于国家,这两者是一体的。根据《驻军法》划定的职责落实,然后在中央统一的部署下,凭据香港社会的现实,多做一些有利于香港社会稳固,有利于香港人心回归的事情,使服务香港和孝敬国家能够越发详细。

  泉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刘光博

当前文章:http://wsdwtf.com/20170628_50871.html

发布时间:2017-07-28 02:46:47

移动充值卡回收 点卡回收 点卡回收 移动充值卡回收 移动充值卡回收 移动充值卡回收

聚享游 | 点卡回收 | 充值卡回收 | 移动充值卡回收 | 移动充值卡回收 | 点卡回收 | 点卡回收 | 充值卡回收 | 聚享游
移动充值卡回收 | 移动充值卡回收 | 移动充值卡回收 | 聚享游 | 移动充值卡回收 | 聚享游 | 移动充值卡回收
点卡回收 | 移动充值卡回收 | 聚享游 | 移动充值卡回收 | 移动充值卡回收 | 充值卡回收 | 点卡回收